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677kj.com >

呼格父母获国家赔偿 外媒:案件凸显司法体制漏洞(组图)

发布日期:2019-05-19 12:31   来源:未知   阅读:

  外媒称,中国一家法院2014年12月31日表示,将给予18年前被以故意杀人、流氓罪而错判死刑的青年的父母200多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据法新社2014年12月31日报道,1996年,18岁的呼格吉勒图被判有罪并被处以死刑。2014年12月早些时候,在另一人自首的9年后,内蒙古一家法院宣布呼格吉勒图无罪。这起案件凸显了中国司法体制的漏洞。

  以“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宣判呼格吉勒图无罪的法院在网上的公告中称,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将获得2059621.4元的赔偿。

  报道称,中国的法院极少宣判被告无罪。刑事审判的被告往往得不到有效的辩护,所以常常造成误判。

  中国偶尔会宣布一些被误杀的罪犯无罪,这是因为其他人前来自首或者有时谋杀案的所谓受害者后来被发现还活着。

  报道称,不过,试图通过减少地方官员对部分司法案件的影响以及对某些引起关注的案件进行改判的办法来缓解公众对司法不公的愤怒。

  《中国日报》11月报道,在呼格吉勒图一案中,当局对其进行了48小时的审讯,之后他供认曾经在毛纺厂的厕所里强奸和杀害一名妇女。呼格吉勒图在案发61天后被处死。

  报道称,呼格吉勒图的家人在近10年里一直试图证明他的清白。2014年11月,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正式对该案进行重审。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14年12月31日报道,中国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就呼格吉勒图奸杀冤案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向其父母李三仁、尚爱云支付赔偿金近206万元人民币。

  1996年,呼和浩特18岁的纺织工人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一起奸杀案的凶手。时值中国第二次“严打”,法院在案发后61天内完成一审和终审,www.122133.com并对呼格吉勒图执行死刑。

  内蒙古高院2014年11月宣布重审此案,2014年12月中旬裁定呼格吉勒图无罪,2014年12月31日向李三仁夫妇送达国家赔偿决定书。

  李三仁夫妇对国家赔偿金额并无异议,一些网民则不满要用税款补偿冤案受害人,要求办案人员担责。

  李三仁夫妇对于儿子获得平反感到高兴。《法制晚报》的微博称,李三仁在拿到国家赔偿决定书后第一时间联系该报记者说:“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李三仁说:“我们的主要考虑是给他(呼格吉勒图)平反,至于该赔偿多少,国家说了算。”

  内蒙古高院在其官方微博“北疆法声”上解释说,呼格吉勒图案国家赔偿中,约105万元为死亡赔偿金及丧葬费,1.2万余元是呼格吉勒图生前被羁押60天的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100万元为向李三仁夫妇支付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法院还专门解释了赔偿决定为何没有包括死者父母的生活费。内蒙古高院表示,这是因为生活费支付的前提条件应当是接受赔偿者无劳动能力且其他生活来源低于当地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或者无其他生活来源,但呼格吉勒图的父母退休后均有退休金,白小姐资料,且高于呼和浩特市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

  据新华社报道,当年侦办此案的负责人—现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冯志明—于2014年12月17日被内蒙古自治区检察机关带走调查。

  中新网12月31日电据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呼格吉勒图再审改判无罪案,呼格吉勒图父母李三仁、尚爱云于2014年12月25日向内蒙古高院提出了国家赔偿申请,内蒙古高院于同日立案,并于12月30日依法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决定支付李三仁、尚爱云国家赔偿金共计2059621.40元。该决定已于12月31日送达。

  呼格吉勒图案国家赔偿项目及金额如下:向赔偿请求人李三仁、尚爱云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共计1047580元;向赔偿请求人李三仁、尚爱云支付呼格吉勒图生前被羁押60日的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12041.40元;向赔偿请求人李三仁、尚爱云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万元。以上各项合计2059621.40元。

  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呼格吉勒图故意杀人、流氓罪一案作出再审判决,并向申诉人、辩护人、检察机关送达了再审判决书。

  该案因呼格吉勒图的父母申诉,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11月19日决定启动再审程序,另行组成合议庭并依法进行审理。审理中,合议庭查阅了本案全部卷宗以及相关材料,听取了申诉人、辩护人和检察机关意见,经合议庭评议并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作出如下判决:一、撤销本院(1996)内刑终字第199号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呼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二、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

  1996年4月9日晚19时45分左右,被害人杨某某称要去厕所,从呼和浩特市锡林南路千里香饭店离开,当晚21时15分后被发现因被扼颈窒息死于内蒙古第一毛纺织厂宿舍57栋平房西侧的公共厕所女厕所内。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于当晚与其同事闫峰吃完晚饭分手后,到过该女厕所,此后返回工作单位叫上闫峰到案发女厕所内,看到杨某某担在隔墙上的状态后,呼格吉勒图与闫峰跑到附近治安岗亭报案。

  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流氓罪一案,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6年5月17日作出(1996)呼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流氓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后,呼格吉勒图以没有杀人动机,请求从轻处理等为由,提出上诉。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1996年6月5日作出(1996)内刑终字第199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根据当时有关死刑案件核准程序的规定,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呼格吉勒图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6年6月10日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

  呼格吉勒图的父亲李三仁、母亲尚爱云提出申诉。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19日作出(2014)内刑监字第00094号再审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

  再审中,申诉人要求尽快公平公正对本案作出判决。辩护人辩称,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判认定呼格吉勒图构成故意杀人罪、流氓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通过再审程序,作出无罪判决。

  经审理,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流氓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申诉人的请求予以支持,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和检察机关的意见予以采纳,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主要理由是:

  一是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供述的犯罪手段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呼格吉勒图供称从杨某某身后用右手捂杨某某嘴,左手卡其脖子同时向后拖动杨某某两三分钟到隔墙,与“死者后纵隔大面积出血”的尸体检验报告所述伤情不符;呼格吉勒图供称杨某某担在隔墙上,头部悬空的情况下,用左手卡住杨某某脖子十几秒钟,与“杨某某系被扼颈致窒息死亡”的尸体检验报告结论不符;呼格吉勒图供称杨某某担在隔墙上,对杨某某捂嘴时杨某某还有呼吸,也与“杨某某系被扼颈致窒息死亡”的尸体检验报告结论不符。

  二是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刑事科学技术鉴定证实呼格吉勒图左手拇指指甲缝内附着物检出O型人血,与杨某某的血型相同;物证检验报告证实呼格吉勒图本人血型为A型。但血型鉴定为种类物鉴定,不具有排他性、唯一性,不能证实呼格吉勒图实施了犯罪行为。

  三是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吻合之处。呼格吉勒图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法院审理阶段均供认采取了卡脖子、捂嘴等暴力方式强行猥亵杨某某,但又有翻供的情形,其有罪供述并不稳定。呼格吉勒图关于杨某某身高、发型、衣着、口音等内容的供述与其他证据不符,其供称杨某某身高1.60米、1.65米,尸体检验报告证实杨某某身高1.55米;其供称杨某某发型是长发、直发,尸体检验报告证实杨某某系短发、烫发;其供称杨某某未穿外套,尸体检验报告证实杨某某穿着外套;其供称杨某某讲普通话与杨某某讲方言的证人证言不吻合。原判认定的呼格吉勒图犯流氓罪除其供述外,没有其他证据予以证明。

  中新网呼和浩特12月15日电(李爱平张玮)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呼格吉勒图故意杀人、流氓罪一案作出再审判决,并向申诉人、辩护人、检察机关送达了再审判决书。

  “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15日上午8点30分左右,当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赵建平带队来到呼格吉勒图父母家中宣布这一消息时,案件申诉人呼格吉勒图父亲李三仁如释重负,长长舒了一口气。

  当日上午,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在呼格吉勒图父母一间狭窄的居室中,面对其父母及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记者宣布再审判决主要内容:一、撤销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1996)内刑终字第199号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呼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二、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

  “我真诚的向您道歉,对不起”。当日上午,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相关工作人员,在宣布呼格吉勒图再审判决无罪后,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赵建平向呼格吉勒图父母表示了歉意。当日,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还为呼格吉勒图父母送来三万元慰问金,并承诺会解决后续的国家赔偿问题。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法院当日上午10时召开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李生晨就此表示,呼格吉勒图在侦查、审查起诉和审理阶段均曾供述,采取了卡脖子、捂嘴等暴力方式强行猥亵被害人,但又有翻供的情形,口供并不稳定。而且供述中关于被害人的衣着、身高、发型、口音等内容与尸体检验报告、证人证言之间有诸多不吻合。本院认为,原判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流氓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检察机关的检察意见予以采纳。对申诉人的请求予以支持。

  中新社记者梳理发现,1996年4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毛纺厂女厕发生强奸杀人案,随后,年仅18周岁的职工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案发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

  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数起案件中就包括“4·9”毛纺厂女厕女尸案,从而引发媒体和社会对呼格吉勒图案的广泛关注。2014年11月20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宣布,经过对呼格吉勒图案的申诉审查,认为本案符合重新审判条件,决定再审。

  当澎湃新闻问及公开直播课堂会否侵犯学生隐私权时,河北邢台一中老师回复称,“说得在理,我们会尝试改为邀请观看的。”随后,澎湃新闻发现该直播地址已经无效。

  国内首份《中国个人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报告》中就提到,快递面单是信息泄露的重要载体。

  经过与呼格父母协商,内蒙古高院于12月30日作出国家赔偿决定,赔偿呼格父母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047580元(国家2013年度职工平均工资52379元×20),呼格生前被羁押60日的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12041.4元(为国家2013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200.69元×60),精神损害抚慰金100万元,共计2059621.40元。

  “目前微信的转账到达机制是自我选择的,用户默认选择为收款方实时到账,如需延时到账需要自行选择,该种方式难以全面避免风险。”卢迪欣表示,默认实时到账和默认延时到账在实践中差别很大,可以采用一定额度内默认实时到账、超出额度延时到账的机制,给予用户更完善的保障机制。